盛夏:无悔

盛夏:无悔

——回顾台风“杜苏芮”

序言

夏夜山上的晚风很快将午后的燥热一扫而空,微风中夹带着一丝倦意。少年站在屋后望着天空中若隐若现的明月,不觉之中竟陷入了未知感。夜晚的山中太寂静了,村庄笼罩在一片黑暗之中;夜晚的山中又太喧闹了,蛙虫不休止的鸣叫着。少年翻开借来的地理必修一第 42 页,不禁陷入了沉思。是她——“莫兰蒂”。

是她开始了少年成为气象爱好者的这 6 年,虽然这 6 年终究还是不尽人意。这 6 年大多数时间被拉尼娜笼罩着而不是那么的精彩,很长一段时间他都退去了对气象的兴趣,但不久后又拾起了曾经的那份热情。曾经的他是多么热衷于盼风,多么的充满稚趣……

就让岁月去打磨成长,在一年年的盛夏之中,少年愿用实际去证明,他无悔于每一个盛夏,纵使这仅仅只是一个无足轻重的小众爱好。

现在是 2023 年 7 月 20 日夜。

1
2
3
4
5
6
7
落夏晚晖·几时风

洛水碎云星片理,日透初晨影迷离。
何苦不忘几时风,南风吹急云雨至。
故园尝思乐方趣,清彩怎道途艰局。
但寻仲夏晚风拨,余寄明月艰吾志。
7.20 晨

前奏

2023 年的初夏,东南信风偏弱,秘鲁寒流减弱而导致东太平洋赤道的海水异常增温。这以异常的气候因子正逐渐演变成厄尔尼诺事件,这给了风迷们对这一年风季期盼。这一异常气候因子往常都将给西太带来不一样的惊喜。

让我们把时间拨回6天前,杜苏芮的前身热带云团刚刚获得 98 w 编号。此时的“泰利”已经越过菲律宾,径直向西朝粤西奔去。17 日那天傍晚,“泰利”开出了个不怎么清晰的风眼随后在夜里登陆湛江。登陆前看着华南雷达上的风眼以及螺旋雨带逐渐上岸拍打着登陆地,少年那份热情被重新点燃。

随后几天,厦门的上空一直处于偏南风。连续几天均是淅淅沥沥的细雨。98 w 从 5N 向北步步迈向 10 N,慢慢构建着不充裕的对流云系。数值很早便有所反应,均有上望强度。但预测的路径就如弦一般摆动着,此刻多数风迷也就只能看着数值,想着大饼,最后又反倒落空。“太难拿捏了”。

转瞬来到 21 日,早上的 00z JMA 竟直接给 98 w 赋予了名字,升格为热带风暴。一切都开始了,前奏落入尾声,好戏开始!

初始

正值夏日,太阳直射点刚触及北回归线不久。菲东海域一大片 30C+ 的海域等待着过往的每一个台风。过往的一切都能叙述这片海域过去的成绩,不少台风从这里起步而羽翼丰满驶向远方。历史上的每一个节点都弥足珍贵,但总失去得那么的突然,要如何才能把握住时代的脉搏呢?这个年纪的我时常陷入迷茫,暑期刚过两周,便陷入不觉的烦躁当中。

地球大气系统本身就是混沌态,难以被精准的预测,但这同时也是气象乐趣所在。步入暑假,我常常看着 nmc 的天气图,滚动着两大数值的预报,常常在兴奋与沮丧之中来回切换。对这个混沌系统过于的无知也便常常陷入于虚无。去哪里呢?我愿在这静静等待着一切的到来,风和雨的洗礼,无论结局是如何的可笑也在所不惜。

刚刚获得命名的“杜苏芮”向西缓缓前进,22日的它,正如其名字的含义,对流磅礴大气如雄鹰一样展开翅膀,怀抱着大洋。此时的数值还存在着巨大的分歧,对副高的判断不一使其在 24 日后出现巨大的偏差。GFS 认为副高偏弱而不久北折奔向华东,EC 则反倒是趋向西进。一切都将在不久后得到解答。

傍晚 18 时的积云泛着淡淡的橘黄色,湛蓝的天空告诉着这是平常的夏日傍晚。副高控制着这片丘陵,很快炎热就要散去。鹅喧啸着恭迎食物的到来。几只飞鸟掠过天际,孩童们嬉戏的声音不时响彻在乡道间。夜色随即笼罩这里,一切回归到空静之中。

卷眼

入夜之后的“杜苏芮”对流爆发非常迅速,南侧的对流柱沿逆时针迅速让中心覆盖上对流。待到黎明初始,第一缕阳光照耀在这将要迅猛发展的雄鹰对流之上,一切都在如预期发展。当风速越来越高,离心力参与了进来云系围绕中心旋转并逐渐产生风眼,这正式一个强盛台风标志性之一。伴随云系绕卷和风眼的逐渐清空,逐步的整合完备。 17 时 CMA 将其升格为台风级。

与卷眼同时的是数值与机构对预测路径的变动。23日的北半球的 588 hPa 闭合线依旧盘绕整个副热带地区,足以见副高比预期更加强盛。机构逐渐南调预期路径,几乎将要对准巴士海峡。原本偏北的 GFS 已经回到了台闽登陆,而 EC 的粤东系集日益增多。23 日那天下午 17 时,伴随 CMA 的又一部南调这一切似乎如宿命般。所谓沸腾,惊艳。在路径图上,它逐渐向 7 年前那个台风靠拢,那个巴士海峡的风王,用轻巧的路径穿过巴士海峡,将大部分的核心保留并倾泻于福建,创造了那一年不可磨灭的中秋梦魇。

人类对海洋中气象的探索长期以来都是一片茫然。直到现代以来将气象卫星送上轨道从而迎来卫星时代海洋的全面貌才得以知晓。并且随着全球气象数据观测的完善,计算机使算力爆发式增长,气象数值使得天气预报的准确度大大提高,用方程式将大气混沌系统粗略的呈现出来其的未来。但当大气趋于复杂的情况之下,数值还是摇忽不定,难以准确的判断。

少年在看到 17 时的 CMA 预报图后,是无法想象的。最终还是这样吗?或许后续南调?亦或是大概不及当年的她?7 年来“莫兰蒂”的讨论帖等数据他看过了多遍,是她将他带入气象这一深渊探索之中,她终究是难以被抹去的记忆。少年恐惧她,那长达近一周的停电,那凌晨风捶打着一切。而现在窗外,傍晚的天空还是那么的宁静,夏日的积云变得橘红、粉红,变得浪漫。少年希望它还能有些许变动,只是此时,气象爱好者的他实际也热衷于看到大自然雄伟的力量……

绽放

未完


盛夏:无悔
https://storm1614.top/20230825/090539/
作者
storm1614
发布于
2023年8月25日
许可协议